周而复始。无限期不更文,随时无意义碎碎念,可以取关了。

有时候就觉得,就算是受伤流血都没有一句伤人的话来得难受。就像是从身体里一直凉到每一个毛孔,越知道是无心的越让人发疼。到最后还是这样,也是这样,总是这样。这次笑出来也不行了。定时炸弹已经被引爆了。

我也真是太天真,明明知道那句话肯定没有太深的含义,可还就真舍不得剪短头发了。

今年换首推角色的频率还是有点快,上半年已然经历了杉元,萨老师,迪米和以藏先生的转换,果然这种有张力的角色容易让人着迷啊

嗨,安慰剂效应有什么不好,一点点苦味就能带我脱离对死亡的执念的话,除了值得就没什么别的词好形容了。毕竟我还不能死。

理想的饭是这样的,四菜一汤就够:油炸花生米,地三鲜,鱼香肉丝,宫保鸡丁,酸辣汤。再加上管够的米饭和一件啤酒,怎么想怎么美。

对我来说,有的时候倾诉都不需要对象,只要烦心事从嘴里说出来,被耳朵听到,就能降解大部分的压力。剩下的只要唱几首歌就可以了。这不是也挺好?

张家长李家短就那么有意思?

我想了想,死之前最后一眼的话,如果能看到那天的星空就好了。别的,什么人都不需要,起码最后只属于我的死亡,我希望它纯粹。

遗憾的是,我并没有留恋的感觉,而且事实上也没有那么遗憾。我不明白,为什么有人要替我感到后悔。

说是我执也好,没有理性判断也好,谁能断言就是正确或错误的呢?在我做下决定的同时,我就有就算后悔也能咽下苦果的认识了。我执吗?也不错,我本来就是这么自我的人。

1 / 6

© 陈默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