周而复始。无限期不更文,随时无意义碎碎念,可以取关了。

请记得我,真的

我能不能变成比以前更好的人呢,我不知道,我希望

昨晚做梦,梦到我按着一个人,并逼着另一个人砍断了他的一只手。我一直在哭,但我醒不过来,也停不下来。斧子一点点劈下来时我觉得难过,我不想这么做,但我也想这么做,我恨不得自己来这么做。我不知道这是怎么了。

总想吐掉啥,但也知道就算吐也减轻不了压力

我也曾看到过梦。

我哭起来,我笑着,我站在原地,我向前走。

所以说我最喜欢平野耕太了,画面魄力超绝

被一个人喜欢很难,但被一个人讨厌却很容易啊,回头想想,推动我过去行为的支点也许就是这个?也不是完全没法理解呀

提示是,对我来说能称之为秘密的人,从来只有一个。

1 / 8

© 陈默 | Powered by LOFTER